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八十七章 租地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先生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下午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说大哥有那么可怕吗?我怎么看裴平裴安连大气都不敢喘啊!”果儿一边听着东屋里裴家兄弟俩中规中矩的跟大郎说话,忍不住小声笑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还说他们俩呢,你不记得当时胜哥跟大哥启蒙的时候啦?比这也好不到哪儿去!”枝儿一边咬断线头,一边应着果儿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我还记得,那时候胜哥天天都老老实实的写大字,在大哥面前连话都不多说的!”听到大姐的话,果儿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,边笑着边回想着当时秦胜刚开始跟大郎启蒙时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归根究底啊,也是对大哥的尊重,对读书人的敬重,”枝儿抬头看了一眼沙漏,已是午时一刻,“行啦,也午时了,去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果儿应了一声,便下了炕,推开门去墙角上抱了堆木柴,回来灶间开始烧起火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也忙了一上午了,歇歇准备吃饭吧。”枝儿趁着果儿去院里的空当,进了东屋想跟大郎说几句话,一进屋,就看到大郎正伏在书桌前,检查着二郎的功课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大郎头也没抬的应声道。

    见到大郎正忙,枝儿便咽下了嘴边的话,转身回了灶间。

    这会儿,已是正月底了,过了正月十五,十六那天上,裴里正便拎着两个儿子上了门,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响头以后,大郎便算是正是收下了裴平裴安二人。

    如今,这兄弟二人,每日里早早便来到杜家,跟着大郎读书认字,因着两人基础差些。因此这会儿,也就只是跟着学个千字文、百家姓罢了,不说秦胜,就是二郎。进度也比两人快上不少。也不知道是因为在家被裴里正叮嘱过,还是觉得自己明明比二郎要大上不少,却被二郎一个小娃娃比了下去,枝儿看的出来,裴平裴安兄弟俩很是用功。每日里都老老实实跟着大郎认字描红,可能是出于对读书这件事情的敬重,兄弟俩在杜家极是拘谨,话也并不多说,每每枝儿留他们吃饭,就好像是给他们出了多大的难题似得。两人都是面红耳赤,死活不肯。后来日子长了,大家也习惯了这兄弟俩一到午时便准时告辞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枝儿,俊峰那边传来消息,说是让咱们过几天去县城一趟。”刚送走了两人,就听到秦胜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怕是房子的事情有了着落了,枝儿!”未等枝儿先出声,紧跟在后面的柱子就兴冲冲的跟枝儿嚷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啊?”枝儿一边说着,一边把灶上的事情交给果儿,跟着两人一起进了东屋。

    “峻峰是个实诚孩子,把咱们的事情当要紧营生办。这才有十天吧,这不就有了信儿了!”紧跟在后面的沈强也是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见到舅舅这幅态度,枝儿心里可算是松了一口气,偷眼看了柱子一眼,果不其然,柱子正挤眉弄眼的跟枝儿打暗号呢!

    为了这柱子要搀和户市的事情。沈强可是别扭了好几天,在他心里,还是希望柱子能考个功名,光宗耀祖的,因此。在林俊峰刚走之后的那几日,沈强是阴阳怪气了好几天,见到柱子就没个好脸色。

    如今说起这事儿,沈强能如此态度,那也是多亏了大郎几人。这些日子来,大郎论,晓之以理;枝儿说,动之以情;秦胜劝,叙之以实,再加上柱子在一旁表明心迹,几人轮番上阵的,这些日子的潜移默化下来,总算将沈强的心思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峻峰传来消息了?”及到几人都进了屋,大郎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是,”说话的还是秦胜,“刚刚我在村里遇上了浩子,他昨儿上午去城里来着,峻峰托他捎了信儿回来,说是让咱们抽空去城里一趟,这过了第三人的耳,峻峰也没说的那么清楚,不过,我想着,除了这房子的事情,应该也没什么别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既然峻峰传了话儿回来,那赶早不赶晚,咱们明天就去城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郎说的是,咱们也不好让林大哥多等,早去看看早了事!”柱子听到大郎这么说,顿时是高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柱子,我可跟你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叔,我都知道,明儿你跟我们一起进城呗?”未等沈强说完,柱子就打断了他,“您也一起去看看,帮我们拿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,让大郎和胜子跟你一起去,我信不过你的眼光啊,可信得过大郎和胜子,”听到柱子这么说,沈强连犹豫都没有,一口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这也是添置家业的大事儿,您也帮我们张张眼。”大郎是知道沈强的心结的,看着沈强那贯穿了半边脸颊的伤口,大郎是格外的心疼舅舅,这会儿也出言劝着沈强。

    “哪用得着我这把老骨头,胜子是个能理事儿的,再有你在一旁帮村着,我这心啊,老老实实的放在肚子里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爹,先不说这房子,这眼瞅着出了正月了,地里的事情也该打算了,大郎他们这边,可是啥都没有,这镰啊,锨啊,犁啊的,可都得赶紧归置,我们这都是半瓶醋的手,你放心都交给我们啊?”秦胜也是那心思灵活的,赶紧加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小叔,我们也不知道这什么样的家什是好家什,也得您去帮大郎长长眼,这家什可关系到今年的收成呢,要是那不合手的,可是干耗功夫的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果不其然,听到柱子提到这庄稼营生,沈强犹豫了,看着文姿清秀的大郎,再看看明显没吃过多少苦的柱子,沈强心头被激起的担忧时愈演愈烈,最终也只是应了下来,“成,明儿我和你们一起去城里的铁匠铺子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。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,咱们先吃饭吧。”见到沈强答应了下来,几人交换了个眼色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没多久。枝儿便领着果儿跟着沈强去了隔壁,把屋子留给了大郎、柱子、秦胜和二郎四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枝儿啊,这长久下来也不是个法子啊!”沈强抱了一簸箕苞米,一边搓着苞米粒,一边跟枝儿说着闲话,“这总不能小平小安一来,你们姊妹俩就躲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要不待在西间不出来?”提到这个,果儿也是满心的不乐意,“反正啊,大哥收了学生。虽是好事儿,可是却是让我和大姐多了妨碍!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好!而且啊我听村里的风言风语,怕是过不了多久,还能有娃子上门拜大郎为师来!不说你们,就是那东屋再怎么宽敞。也装不下那么些子人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乡亲们都找舅舅来说项了?”听到沈强这么说,想到了这些日子以来,沈家络绎不绝的访客,枝儿猜也猜到了原委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!这一天天的,谁来都是那么几句,可是把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!”沈强虽是这般说着。可是那翘的老高的嘴角,却是暴露了他的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说起来,沈强也是村子极有威信的人了,以前杜家没搬来的时候,村里谁家有了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,就都爱找沈强或者裴里正做个裁断。这杜家搬来了,沈强的地位就更是超然。原本大家就爱来沈家坐坐,这认了亲以后,左邻右舍的上门就更是频繁,等到正月里传出杜家收了裴平裴安当学生的消息以后。沈家就直接是门庭若市,大家不好意思上门去杜家打听消息,就曲线救国,纷纷上了沈家门,这些日子,沈家也着实是热闹了不少,这一来二去的,沈强就成了两家对村里情况最清楚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因为舅舅您人缘好的原因啊!那都是乡亲们敬重您呢!”沈强这话一出,果儿就先笑着打趣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行啦,你这丫头,舅舅还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啊?还不是冲着大郎去的!”听到果儿这鬼精灵的话,沈强也忍不住笑了,一边指点着果儿,一边摇了摇头,“别说这些没用的了,枝儿,我刚刚说的,你可有数?”沈强说着说着,又把话题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就想着再加盖两间房子,这下看起来,房子的事情,得赶紧了。”枝儿一口咬断绣线,一边将补好的衣服抖露开来,一边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?”听到枝儿这么说,沈强也顾不得手上的活计了,扔下手上的苞米棒子就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早就想好了,舅舅,您也帮我参谋参谋,”见到沈强陡然严肃起来的脸色,枝儿明白沈强是不放心,也只好放下手上的东西,仔细跟沈强说了起来,“原本我想着,起两间厢房,一间门头房算了,可是现在看来,怕是得多起几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起几间?你打算盖几间?”听到枝儿这么说,沈强霎时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