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八十九章 忙碌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此时不过卯时,枝儿便已经收拾好了自己,正套着围裙,在灶间擀着面条。

    今日是二月二,俗话说,“二月二,龙抬头”,因此,枝儿在大家还在梦乡的时候便早早爬了起来,为大家准备早晨的龙须面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了半个多时辰,枝儿总算是将面条都弄好了,一边烧着火,枝儿一边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在想什么?”正当枝儿愣神间,大郎突然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?你吓了我一跳!”突如其来的声音,让枝儿心跳骤然失去了节奏,回过神来,见到一旁的大郎,枝儿顿时嗔怪道,“怎么起这么早?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剁菜又是擀面的,我哪儿还睡得着啊!”大郎一边洗着脸,一边跟枝儿说这话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枝儿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枝儿,你刚刚走什么神呢?”大郎自是记得刚刚枝儿的那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没走神!”枝儿话音刚落,就看到大郎似笑非笑的眼神,顿时低下了头,低声说起了心头的担忧,“只是一买宅子,我们手里的钱,一下子去了三成,有些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宅子,自然就是林俊峰在县城为杜家挑的宅子了,为了这房子的事情,杜家忙碌了好几天,去县城就来来回回的三趟,好事多磨。不过林俊峰是个办事的人,挑的房子基本上合乎大家的心意,而大郎也不是那斤斤计较的,在转了一圈,挑中满意的宅子之后,昨天终于谈好了价钱,将房子买了下来,枝儿还并未去看过,只是听秦胜和大郎的描述,知道那是个两进的院子。在西街,左邻右舍都算是有身份的人,环境很是不错,而且宅子也是极新的。基本上不用收拾什么,听林俊峰说,能寻到这宅子这也算是因缘巧合,原本的屋主上了年纪,实在是惦念家乡,犹豫再三,还是选择了落叶归根,听说杜家是南方人,再加上大郎的身份,这才被自家捡了便宜。

    “钱财身外之物。再赚就有了,”大郎也并未非是那一谈起钱财便觉得辱没了自己身份的腐儒,在枝儿的潜移默化下,对这银子,大郎的接受度远比一般读书人要高的多。“你也别太心急了,不说别的,这两年我们守孝,并未有什么花销之处,每月抄书,赚的银子就够我们花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”枝儿看着灶堂里昏黄的灶火。喃喃自语,“如今的日子确是过的下去,可是以后呢?大哥你以后科考做官,我们没有门路,免不了要多花费些钱财,不趁着如今多攒下些家底。那到时候该怎么办呢!未雨绸缪总不为过的”

    “枝儿,世事无常,谁人能知道今后会如何!”枝儿对未来的顾虑,大郎自是明白,只是。对于这个问题,大郎的想法却是与枝儿截然不同,“如今担心以后的事情,未免太过着急了,过好眼下才是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枝儿,以后的路,我会自己走,你不必太过担心,”见到枝儿沉默的样子,大郎索性一撩衣摆,拎了凳子在枝儿身边坐下,“眼下你的任务,就是好好照顾好大家,尤其是你自己,你看看这半年以来,你瘦了多少!好歹我也是个秀才,外面的事情你就放心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贯心思重,可是女儿家的,操心多了,只能证明男人的无能!”未等枝儿说完,大郎就打断了枝儿,“凡事都让女人操持,又算得上什么男人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枝儿,以后的事情就放心交给我吧,你专心照顾好大家就好,二郎大病了那一场,身子一直弱的很,还有舅舅,这么多年下来,身体也虚的要命,林林总总算下来,咱们这些人,就没个真正身子强健的,”想到这些,大郎心头也是一阵发愁,“以后啊,好好调剂大家的日子,给大家都好好补补,就是你最大的任务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听到大郎说教了一番,枝儿心里也是一动,见到大郎严肃的脸色,枝儿回想了一下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举止,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操心过头了,想到这儿,枝儿心中一凛,暗自反省起来,将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过了一遍,枝儿发现,自己这些日子有些张狂了,虽是为了自家好,可是毕竟,如今的一家之主是大郎,自己这样凡事操心,事事做主,实在是有些越俎代庖了。想到大郎以后还要当官,要治下,要驭民,这事事都离不开决断,枝儿就更是懊悔,懊恼自己浪费了大好的磨练大郎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怎么又出神了?”

    “想我们在县里的那栋宅子,我和枝儿、二郎都还没见过呢!”大郎的声音打断了枝儿纷杂的思绪,听到大郎的问话,枝儿笑着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容易,赶明儿进城去看看不就行了?”听到枝儿这话,大郎不以为意,“正好你也去看看,有什么该收拾的地方好好拾掇拾掇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有日子没进城了,明后天正好该去趟城里买些东西了。对了,差不多该起了,大哥,你去叫二郎起床吧。”

    也就两刻钟的功夫,大家陆陆续续都起了床,等到枝儿将面条煮好的时候,大郎和隔壁沈强都在不约而同的开始了今天的仪式。说起来,其实也很是简单,不过就是在灶下抓了一把灶灰,去院子里撒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罢了,圆圈首尾相交,将早早备好的五谷杂粮依次放到圈里,每放一种便念叨一句:“二月二,龙抬头,大仓满,小仓流。”忙活完了这套程序,大家才开始了早饭。

    “枝儿啊,你和果儿,今儿可千万别动针线啊,免得伤了龙眼!”挑过龙须,吃过面后,刚将饭桌收拾下去,沈强就开口叮嘱。

    “嗯。知道啦!大姐昨天就跟我说了好几次了!我记得呢!”听到沈强这话,果儿忍不住嘟起了嘴角,这也难怪,就为了这不能拿针的习俗。从昨日起,大家每人都叮嘱了她一回,就连小小的二郎,也似模似样的捉着她的衣角,大声跟她说,让她不要伤了龙眼。

    “好啦,果儿知道的!再说了,今儿她要忙着跟我打下手,炒糖豆,哪儿有空呢!”

    “成。大郎这儿有学生,上我们那屋去吧!”

    “恩,真得去秦哥你们那儿了,家里实在是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大郎。今儿小平小安他们还来?”听到枝儿这话,沈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天也不算什么大日子,索性就没给小平小安假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容易刚上套路,严格着些就好!”

    “我想着,过些日子便要春耕了,到时候家里定然事情多。不光我们,就是裴叔家也是如此,那时候,怕是没有空闲时间,趁现在,多识几个字就多识几个吧!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!到时候家家都忙着抢时间播种。大人孩子的都没个空闲,小安还好些,小平都是半大孩子了,定是要在 地里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大郎。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一声,”说着说着,秦胜似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听到秦胜这么说,大郎倒是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早晨去井边打水的时候,碰到了辛全,他想租你们几亩地种。”秦胜想到早晨辛全坑坑巴巴的样子,心下有些于心不忍,“他当时做的确实不地道,可是全子家里眼下确实是不趁手,咱们能搭把手的,还是搭把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这副脸色了?也不看看当时他是怎么对我们的!”提起这个,柱子便是一脸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全子当时也是受他娘撺掇,一时迷了心思,才做下那等事情,这些日子,他也是愧疚的很,”秦胜也实在是不想揽这事情,只是想到这些年的情谊,在看着辛全说话磕磕绊绊满脸通红的样子,一时心软,就答应了回来帮忙问问。

    “愧疚有用吗?若不是当时枝儿干脆,他直接就占了我们的地了!”柱子想到那一幕就怒上心头,“当时你和小叔也在场,要不是你们拦着,说不定,我们还能挨打呢!”

    “柱子,年纪轻轻的,哪儿来那么大的火气!”一旁的沈强倒是颇能理解秦胜的心情,这会儿出声劝住了怒气冲冲的柱子,“胜子,你接着说!”

    “大郎,我也是考虑再三,才没回绝全子,”秦胜知道,事情的关键是在大郎和枝儿身上,柱子有再大的火气,也扛不住大郎的一句同意,因此这会儿,也仔仔细细的跟大郎说个清楚,“这一来吧,你名下有五十亩地,再加上柱子的十亩,还有这两年我和爹的那四十多亩,咱们这加起来,总共也有百十亩地,就咱们这几个人,定是忙不过来的,如此一来,不是要雇帮工的,就是要租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租出去总是不如雇人帮忙赚的多吧?咱们这边这地租出去,一般是怎么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