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离歌(全文完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放点八角,还有……糖。”徐穿杨一手拿着书,坐在料理台上,懒懒的念着,“放少了,再来一勺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急忙又加了一勺糖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放酱油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够吗?”

    “再来点,好,差不多了。”徐穿杨继续看菜谱,突然反应过来,不满的说:“为什么你在做菜,我也要跟着闻油烟味儿?”

    凌默北手忙脚乱的盖上锅盖,“还不是你,买了本中文的菜谱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有必要送你去学中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凌默北一口答应,他怎么就没想过去学中文,这样又能成为他继续留在中国的借口了。

    徐穿杨拿起菜谱敲了下他的头顶,“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他跳下料理台往外走,凌默北急忙跟上来,兴致不减,“我很有兴趣,你快帮我找个好学校。”

    徐穿杨走进卧室,拿出两个人的球服,一套丢给他,“把衣服先换上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抱着衣服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老爷们怕什么,你有的我也有,就在这里换。”徐穿杨直接脱下外面的黑色t恤,开始若无其事的换衣服,凌默北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他说得也有道理,大家都是男人,确实没什么可顾忌的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他肌理匀称,线条流畅的性感身材,他还是暗暗咽了口唾沫,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戳了下他的腹肌,感觉很坚实,就像铁块一样。

    徐穿杨好笑的看着他,“羡慕?”

    凌默北点头,“我也能练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你?恐怕不行。”徐穿杨摇摇头,“脱下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脱下身上的t恤,看到自己瘦巴巴的身材,别说是腹肌,有点肉就很不错了,比起徐穿杨来,他像是发育不良的儿童。

    徐穿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伸手在他的胸膛上拍了拍,直把他拍得往后退了两步,“喂,用那么大的力气,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不满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检验原材料。”徐穿杨靠近他,两人赤着上身,面对面的站着,在他伟岸的身形面前,凌默北立刻觉得自己无比的渺小,“好了,我承认我练不出你那样的肌肉。”

    徐穿杨笑了,又要伸手揉他的头顶,他灵巧的闪过,突然伸手去摸他的头,徐穿杨没想到他会突然反击,愣是让他给揉了两下,弄乱了发型。

    凌默北得逞了,撒腿就跑,兴奋中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,发出哎哟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徐穿杨大声笑起来,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跑什么,衣服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两人看了会电视才晃晃悠悠的起身,晚上的球场上基本没什么人,他们占着一边的球场玩球。

    玩得正尽兴,凌默北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他看了眼来电,将脚下的球踢给徐穿杨,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穿杨带着球跑到球门前,起脚,射门。

    夜晚的灯光下,他无意往这边一瞥,就见凌默北站在草地边,手里拿着电话,脸上表情古怪,似乎正在同人争论。

    徐穿杨默默的玩着脚下的球,一直看着他,直到他挂了电话跑过来,脸上依然是一派闲适的笑容,干净舒适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瑞士的一个朋友。”他的回答云淡风清,徐穿杨却敏感的在他的眼眸下发现了一丝伤感的底色,他没有追问,将球传给他。

    出了一身的汗,回家洗个热水澡,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徐穿杨依然睡沙发,凌默北则回到了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灯已经关了,徐穿杨躺在那里,看着天花板,脑中映出凌默北今天那双伤感的眸子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,他抬起眼睛,看到凌默北站在沙发床前,可怜巴巴的望着他,也不说话,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。

    徐穿杨往里面挪了挪,空出一个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凌默北挨着他躺下,床太小,艰难的容下两个大人,不得不彼此贴得很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在他那张永远噙着笑容的脸上,很难出现这样的愁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凌默北把脑袋往他的胸前靠了靠,“今天晚上,我睡这里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而是伸出结实的手臂搂住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凌默北蜷缩在他的身前,回抱住他,将脸更紧的贴在他的怀里,就像依靠在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港湾。

    “徐穿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今天接到凌父的电话,原来凌父已经知道了他参加了瑞士的国际救援组织,凌父倒没表态,但是凌母对这件事的态度非常激烈,她坚决不同意自己的儿子涉险,而且,凌家的家业还需要他来继承,他跟他哥哥不一样,凌默南专心研医,不可能再经营家族庞大的医疗产业,所以,从小时候起,他就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,而且,他还有一个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,那个女孩早就被凌家公认为将来的儿媳妇,凌母这次打电话来,就是让他赶紧回到瑞士,早日完婚并且进入公司开始实习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徐穿杨感觉到他悲伤的情绪,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凌默北摇摇头,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徐穿杨无法回答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用回答我了。”凌默北叹了口气,“我不想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他静静的没有再说话,好像是睡了,可是徐穿杨知道,他根本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许久,安静的客厅里才响起徐穿杨的声音,“如果你愿意,下个周末,我在球场等你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狠狠的愣了一下,虽然他没有直接回答,但是这个答案却让他觉得欣慰至极,双手,更加用力的抱紧他,眼圈不知不觉的湿润,他重重的点头,用力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样已经……足够了!

    徐穿杨本来要回部队,结果突然接到特殊任务,要去一趟日本。

    凌默北坐在床上,看着他收拾行李,“要去很久吗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一个星期。”徐穿杨扣上箱子,习惯性的要去揉他的头,凌默北没有躲,任由他的大手搞乱他的发型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我跟胖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拿出一些现金和一张银行卡交给他,“这些钱留给你零用,如果不够就从卡里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凌默北接过来,抬起蓝色的大眼睛,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车子就在楼下,这些天,你老实呆在家里看家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行李箱转身,他突然跑到他的对面,用力的抱住他,什么也不说,像个孩子一样执拗着不让他出门。

    徐穿杨笑了,拍拍他的头,“我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恋恋不舍的松开手,目送着他推门走出去,虽然只是短暂的分别,但凌默北的心里却有种自此天涯海角的畏惧,他站在窗前,拉开窗帘的一角,看着他将箱子放进后备箱后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子渐行渐远,直至消失在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凌默北转身看向后面的玻璃橱柜,里面放着那把无论什么时候都尘埃不染的狙击枪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伸手轻轻的触摸着枪身,就像触到了它的灵魂,这把枪对他来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意义,他心中的那个人是不是依然占据着他的全部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书柜里放着的一个人偶,不大,只有手掌大小,穿着蓝色和服的青年,衣料华丽,做工精细,一眼便能看出来,原型是照着徐穿杨做的,这个典型的日本人偶一直存在他的书柜里。

    而现在,本来放人偶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,徐穿杨带走了那只人偶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凌默北看着那块空荡荡的地方,心中突然也像是空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徐穿杨走后,凌母不断进行电话轰炸,甚至让凌默南打来电话说服他,凌母说,如果他再不回瑞士,她会动用强硬手段将他带回去,面对家族的压力,凌默北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压抑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数着日子,希望徐穿杨可以早点回来,他们约好了,要一起去老地地方踢球,他的球衣,他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那里等他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等来徐穿杨,却等来了一个陌生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说要找徐穿杨,在门口看了一眼后目光落在凌默北的身上,这个穿着白t恤的少年,有着一张属于欧洲人的立体面孔,又有着亚洲人的温柔元素,可以说是一件完美的工艺品。

    女人聪明,一眼便看能看出他跟徐穿杨的关系,不由笑道:“看来,我以后不用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不解,“徐穿杨去日本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日本?”女人似乎有所顿悟,眼神复杂的看向他,“你不知道吗,他爱着的那个男孩就是日本人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一愣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刚跟他认识?”女人摊摊手,“难道你看不出来,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,你看到房间里的那把枪了吗?听说那个男孩以前是个狙击手,那把枪就是他的,而且,他的次卧也绝对不允许其它人私自进出,因为那是那个男孩曾经住过的房间,封存着他们的回忆,我曾经误入过一次,差点被他杀了。”

    凌默北想到自己那天晚上迷迷糊糊的闯进了那个房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