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百零九章 番外(三十三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余舒在御书房待了不过半个时辰,太后那边不知怎么得着信儿,直接派了身边的大宫女到泰安殿讨人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太后娘娘正要宣余大提点进宫,刚巧听闻人在您这儿,便让奴婢前来传话。”

    余舒端坐在御赐的座椅上,手捧着一盏凉茶装聋作哑。后宫探听前朝之事乃是大忌,不过燕帝孝顺,并不计较韦太后逾矩。

    “哦?母后要见余卿何事?”燕帝好奇地一问。有点儿担心是姜嬅还没死心,太后爱女心切,奈何不了薛睿,转而向余舒这边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太后应是为了后宫选妃之事宣见余大提点。”

    燕帝“唔”了一声,转头对余舒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到后宫走一趟,听听太后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余舒这才起立道:“臣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不怕韦太后找茬,优哉游哉地跟在宫人身后头去了。大燕迁都进京不到两个月,后宫虚空,就只住了韦太后和姜嬅母女,连个排的上号的妃嫔都没有。燕帝在宁冬城时候倒有几个侍妾,却无一得宠,进京之后不声不响地封了美人,幽居在偏殿。

    韦太后身为后宫之中地位最高的女人,当然是住进了慈宁宫。余舒是后宫的常客,宫里的女人她见识得多了,不管是当年宠冠六宫的薛贵妃,亦或是机关算尽的瑞皇后,再到后来俘获帝心的夏江皇后,还有自作聪明的瑞淑妃,抛开个人恩怨不提,她对这些盛开又凋零的女子皆是抱着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韦太后却是个中另类,她既没有经历过争宠又没有经历过夺嫡,她是凭着儿子实打实打下江山换来的这份尊荣,能够养育出一位开国皇帝,这本身就说明了她的能耐,所以就算她不通后宫那些阴私手段,也绝对是一个不好惹的女人。

    余舒在心里给韦太后定了位,进了慈宁宫后,脸上神情不变,被人带到韦太后面前,恭恭敬敬地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“臣余舒叩见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韦太后斜倚在凉榻上,向下扫了她一眼,没多为难她便叫了起,“赐座。”早在五六年前,两人就有过一面之缘,说来有意思,那回也是为了给燕帝选妃,只不过上一回选的是王妃,这一回选的是后妃。

    余舒后退两步坐下了,两手平放在膝头,目不斜视,没有抬头多看座上的太后娘娘一眼,一举一动让人挑不出半分错儿来。其实,真要论起宫里头的规矩,只怕就连韦太后都不如她懂得多。

    “哀家找你过来,是为了要你参谋皇上选妃。你也看见了,后宫这么大地方,只住了哀家母女两人,实在是冷清得可怜,皇上这些年操劳国事,一直无心女色,到现在都没有子嗣承继,哀家不能再坐视不理,是时候举办一场大选,扩充大燕后宫,更重要的是为皇上选一位称心如意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余舒想着方才在御书房燕帝听到选妃一事并没有多言,就知道他虽不热衷也不抗拒,于是回答道:“娘娘放心,臣今日回去便着手安排,传令坤翎局与礼部操办此事。”

    皇帝选妃历来是由坤翎局和礼部联手操办的,余舒身为司天监大提点,只需她一句话交待下去,自然有人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可是韦太后皱了眉,不悦道:“哀家要的是你亲自操办,此乃皇上登基之后第一次选妃,岂能容得马虎。哀家丑话说在前头,万一这回差事办砸了,哀家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余舒见状,再不会看不出太后是在趁机刁难她,于是起身道:“臣领懿旨。”

    韦太后瞧着她没有露出丁点不满来,十分沉得住气。她找余舒过来不单是为了选妃一事,同时也想见一见这个半路杀出来抢了她的乘龙快婿的程咬金。强扭的瓜不甜,这个道理她明白,可谁也拦不住她这个当娘的给女儿出气。

    韦太后暗自冷笑,朝站在门口的陈嬷嬷使了个眼色,就听见外头传来禀报:“尚宫局新调教了几个宫人送来伺候,太后娘娘要不要瞧一瞧?”

    “叫她们过来吧。”韦太后点点头,一面让人给余舒看茶,竟是不急着让她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就听殿外传唤,守门的嬷嬷领了几个身姿窈窕的宫女进来,共是八人,走两步就一齐跪下了行礼,低垂着脑袋不敢乱瞧。

    韦太后打量了她们一回,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,陈默默上前解释道:“这几个原先就是宫里头的,上回大赦不肯出去,就都留了下来,胜在她们懂得规矩,就先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韦太后道:“哀家这里用不着这么些人,既不愿出宫,另给她们安排去处便是,”说着,她像是一时兴起,信手点了点人头,发配道:“左边这两个,送到承恩候府上,右边这两个,送到戴将军府上,至于当中这四个人,就一起送到平王府上伺候吧。”

    余舒原是看也没看那地上几个宫女,闻言方才转头望向韦太后,正好她也望了过来,笑对余舒打趣道:“亏了你是个女人家,不然也让你领两个回去。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,可是只有男人家懂得怜香惜玉呢。”

    余舒似笑非笑地抿起了嘴角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韦太后明知她和薛睿有婚约在身,却还这样当面挑衅,这几个“美人儿”,就是韦太后给她的下马威。这种手段并不高明,但是能恶心到人,让她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都带下去吧,好好梳洗打扮,送出宫去。”太后发话,那几个宫女连一个“不”字都说不出口,乖乖顺顺地谢了恩,俯身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余舒从头到尾没有多看她们一眼,是以错过了当中一人悄悄抬头望向她时,那双含着怨憎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哀家乏了,你也出宫去吧,别忘了交待你的事情,尽快拟定了章程。”韦太后的目的达到了,阖上眼往枕头上一靠,懒得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余舒低声告退,轻手轻脚地退出了宫殿,到了慈宁宫外,一扭头就望见了尚未走远的那一行宫女,她转身背过手慢腾腾地走在宫道上,心中是想——

    她是知道韦太后不好惹,可是太后娘娘不知她不好惹呀。

    * * *

    薛睿当初主动上交了兵权,燕帝除了封他一字亲王,还让他领了吏部尚书一职,兼任文华殿大学士,主持编修大燕律典,一连串的名头不要钱似地砸在他头上,恨不得将他一个人当成十个人用。

    平王殿下当之无愧成了皇帝跟前的头一号红人,惹得朝中一群人羡慕嫉妒恨,也有另一群人卯足了劲儿想要巴结,期望能傍上他这座靠山,大树底下好乘凉。

    那等善于钻营的官员四处打听平王的喜好,想着能投其所好。传闻平王殿下喜欢饮酒,有人送上自家多年珍藏的佳酿,有人干脆将那酿酒的方子也一起送了。传闻平王殿下不近女色,有人就不信这个邪,不近女色,那肯定是美色不足诱人,安陵城里最不缺的就是各色千娇百媚的美女,总有一个能打动平王的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薛睿的平王府尚在修葺当中,现今暂居于定波馆,整日大门都被那些送礼送人的车马围得水泄不通,搅得他不胜其烦,直接招来新上任的金吾卫统领训斥一通,于是隔天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